生益科技是行业内知名的解决方案提供商,实现了从“卖产品”到“卖服务”的转变。图为生益科技的生产车间,技术工人正在流水线上作业。

  

  在东莞,没有什么产业比智能手机更耀眼了。

  近年来,以华为、OPPO、vivo、金立等品牌为代表的莞产手机出货量占据国内半壁江山,全球每5部手机就有1部“东莞制造”。今年上半年,东莞智能手机出货量1.59亿台,同比增长48.4%。上半年,电子信息制造业利润增速达270%。

  以智能手机为代表的电子信息产业突飞猛进背后,一批深藏不露的行业“隐形冠军”正在浮出水面。位于石碣镇的五株科技,生产了全世界1/10的手机电路板;扎根松山湖的长盈精密,早已成为电子元器件行业龙头;总部藏身长安镇的劲胜精密,生产的塑胶手机壳产量占全球1/10……

  不仅是电子信息产业。在东莞,电气机械、纺织服装、食品制造等诸多产业领域都呈现出隐形冠军“扎推”的发展形势。这些在细分领域里的“领头羊”,一方面构成东莞引以为傲的产业配套优势,另一方面,自身也加速成长为行业里的“小巨人”,加速聚集上下游产业链。


  “隐形冠军”的涌现,正在为东莞制造业带来新的发展动能。

  配套优势凸显:“巨头崛起”背后“隐形冠军”渐成气候

  中小企业聚集的东莞,产业结构一直被认为是“满天星星,不见明月”,缺乏具有强劲带动力的大企业。如今,这一情况正在改变……

  日前,省企业联合会、省企业家协会发布《2017年广东企业500强榜单》,生益科技、搜于特、易事特、劲胜智能等16家东莞企业榜上有名,东莞企业上榜的数量位居全省第四位,相比去年上升一位,仅次于广州、深圳、佛山。更为明显的信号是,以生产智能手机为主的步步高系工业企业与华为系工业企业携手,实现东莞主营收入超千亿元企业“零的突破”。而在这些巨头崛起的背后,是一批的行业“隐形冠军”做坚强后盾。

  智能手机产业离不开配套零部件企业的支撑。聚光灯之外,位于东莞的广东劲胜精密组件股份有限公司、广东长盈精密技术有限公司等上游企业,迅猛的增长势头让人侧目。

  在A股逾3000家上市公司中,8年来净利润增幅连续超过10%的企业仅有37家,长盈精密是其中唯一一家电子元器件企业,用业绩诠释了何谓“长盈”。公司负责人表示,作为“逐水草而居”的配套企业,长盈精密落户东莞的原因之一便是其重要客户华为、OPPO、vivo等企业就在这里。

  总部位于长安镇的劲胜精密,与其重要客户OPPO等手机品牌企业为邻。作为全球品牌手机核心组件供应商,在2009-2014年,劲胜精密公司生产的塑胶手机壳产量占全球1/10,成为这个行业的销售冠军。根据劲胜精密业绩预告,上半年公司预计实现净利润同比增长495%—505%。

  再向供应链上游追溯,为精密制造企业提供关键技术的企业,也在强劲的发展带动下实现快速增长。

  金铭电子是行业首个研发安全加密芯片的企业,目前该技术已经运用到金立手机M2017系列中。该芯片可以直接跟手机CPU编码唯一对应,自带RAM(随机存储器)、ROM(只读存储器)、Eflash(嵌入式闪存),确保了重要信息的安全。公司全年营业收入约110亿元,被认为是名副其实的“隐形冠军”。

  金立集团执行副总裁、金铭公司总经理李三保说,信息安全是手机一个盲点,也是市场的需求点。企业要在激烈的竞争中站稳脚跟,必须基于市场有自己突破性的产品。这样才能凭借细分市场中的“冠军”地位,掌握行业的定价权。

  激光切割是智能手机生产的必备环节。在东莞,几乎走进任何一个工业区,都可以看见大族粤铭激光科技有限公司的激光设备。公司总经理卓劲松用了15年左右的时间,带领这家本土企业成长为国内中小型激光设备行业的“隐形冠军”,产品远销海内外数十个国家和地区。眼下,卓劲松正在大规模招兵买马,招聘十多个领域的工程师加入这家位于东莞松山湖的企业。

  随着东莞经济转型升级不断深入,这样可以追溯的产业链越来越多。很多藏身于镇街工业园的小工厂一点都不起眼,但走近他们,才知道这家正在给美国、法国、日本等发达国家提供设备,那家又在为苹果、耐克、亚马逊等世界级企业生产配件。它们规模不大,但是方向专注,只研究一种技术、只关注一个领域,但是通过不断的研发积累,他们在细分领域做到了全国、甚至全球前列。

  产业生态变革:“隐形冠军”加速成长为行业“小巨人”

  这些分布在各自行业的“隐形冠军”、“单项冠军”,不仅为大企业形成了优质的产业配套,也在服务大企业的过程中,正在实现自身的崛起。

  在劲胜精密车间,一台台数控机床自动运行,偌大的生产车间,并没有发现几个人影。仔细观察还会发现:劲胜精密所用的智能装备、数控系统、工业软件均实现了国产化。目前,劲胜精密正在转型国家智能制造示范。记者了解到,能实现5倍的利润增长,主要源于公司高端装备制造业务中的钻铣攻牙机等产品销售持续增长。也就是说劲胜精密不仅可以生产手机配件产品,还通过生产制造手机零部件的设备实现业绩增长。

  与劲胜精密相似,刚刚以营收85亿元登上“2017年广东企业500强”的生益科技,也是服务型制造的探索者。作为国内最大覆铜板生产企业,生益科技凭借强大的自我研发能力,不仅为企业产品带来强大的竞争力,也水到渠成地发展成为服务型制造商。如今,生益科技是行业内知名的解决方案提供商,实现了从“卖产品”到“卖服务”的转变。生益科技信息总监周嘉林说:“在如今竞争激烈的环境下,我们要迈向国际化寻找新的发展机会。服务型制造是企业备战海外的法宝。”

  与劲胜精密、生益科技一样,从“隐形冠军”成长为行业“小巨人”的企业,东莞还有很多。而他们的发展,正在政府部门的关注下进一步加速。

  去年11月,东莞市委书记吕业升在接受南方日报专访时算了一笔账。他说,东莞规上企业有5600多家,单项冠军很多,但大型骨干企业不多,这些企业中,只要有30%企业实现了良好增长,每家增长5000万元的规模,对经济的贡献就会非常大。

  为支持更多细分领域的“隐形冠军”成为大型骨干企业,东莞今年初以市政府一号文的形势出台了“倍增计划”,通过创新驱动、产业链整合、业态和商业模式创新、总部经济、资本运营、兼并重组六大路径助力企业实现规模与效益倍增。上述劲胜精密、生益科技等企业,均位列试点企业名单。

  在“倍增计划”的支持下,诸多“隐形冠军”企业实现业绩大幅增长,正在改变着东莞的产业格局。据东莞市经信局数据统计,今年1至6月,195家规模以上“倍增计划”工业企业完成工业增加值291.2亿元,占全市规上工业增加值比重18.97%。其中13家名誉试点企业工业增加值增长34.3%,比全市平均水平高22个百分点。

  创新种子开花:打破技术垄断加速聚集上下游产业链

  不仅是产业链上下游互相支撑下才有“隐形冠军”企业产生。在东莞扎根的一些创业型企业,也正在各自细分领域崭露头角。

  随着特斯拉为代表的电动汽车的普及,动力电池相关领域成为产业的风口。电池管理系统(BMS)是电动汽车最昂贵、最复杂的电子部件,被称为电动汽车动力电池系统的“大脑”,掌握这一核心技术的企业就在东莞。

  位于东莞松山湖的东莞钜威动力技术有限公司,是国内唯一一家同时掌握电动汽车电池管理系统及大型储能电池管理系统的专业BMS解决方案供应商。公司总经理刘鲁新表示,目前,东莞钜威动力技术有限公司储能管理系统累积出货200MWh ,持续保持市场占有率第一,电动汽车BMS配套行业前三甲企业。此外,公司还实现了“员工人均一个专利”的传奇业绩。

  在莞创业、在莞扎根,钜威动力这颗创新的种子正在东莞开花、结果。刘鲁新告诉记者,钜威动力和同样位于东莞的赛微微电子共同发起成立“电动汽车核心部件国产化产业联盟”,计划在三年内实现电动汽车核心部件的国产化,在2020年实现电动汽车核心芯片国产化率达到80%以上。眼下,钜威动力总部、研究院、生产技加计价中心将陆续在松山湖建成。这一举措,将大大提高松山湖及东莞在汽车电子部件产业中的群聚效应。凭借着公司在行业内的影响,已经吸引了产业链上下游一些准备来莞发展。

  经过一道指纹识别开启的安全门,透过玻璃窗是一片繁忙的自动化生产景象呈现在人们的视线,那些全身被置于防静电工服中的工人们正全神贯注监控着设备运行的状况,短短数秒,一个合格的光器件产品生产完毕,这里是广东瑞谷光网通信股份有限公司的自动化生产车间,专业从事光器件研发、生产、经营。

  瑞谷光网董事长厉浩告诉记者,瑞谷光网在光器件这一市场细分领域内,提供4G通讯LTE激光器TOSA封装占国内50%以上的市场份额,其产品被广泛运用在当前光通信领域,成为细分市场中的佼佼者。挂牌新三板之后,瑞谷光网为谋求更大的发展,公司积极布局上下游产业链整合。2016年12月以增资扩股的形式购买了海外光通信芯片制造企业股权,形成了技术和产品的良性合作。

  一家企业带动一个行业,一个行业带来一个产业。“隐形冠军”在东莞的发展,充满无限的可能性。在新材料领域,近年来东莞涌现宜安科技、银禧科技、鸿纳等新材料行业龙头企业,让东莞的新材料已呈集群发展势头,逐渐形成产业链,使新材料领域的“星星之火”,在东莞已渐成“燎原之势”。

  ■对话

  广东省社科院企业研究所副所长李源、暨南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封小云:

  “隐形冠军”与“巨头企业”

  相互支撑带动

  “隐形冠军”扎堆,如何与巨头企业牵引互动?“倍增计划”如何影响东莞制造业生态圈?……南方日报记者连线广东省社科院企业研究所副所长李源、暨南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封小云,共同探讨东莞产业发展的焦点问题。

  南方日报:近年来,东莞涌现出不少“隐形冠军”企业,这些“隐形冠军”能否吸引、撑起更多大企业?

  李源:大企业“顶天立地”,小企业“铺天盖地”,上下游企业形成一定集聚规模后,产业链更加完善,而对于核心的大企业来说,上下游配套越完善越有吸引力,从这一方面讲,“隐形冠军”会支撑更多大企业。

  但有些时候,大企业的崛起和上下游小企业的涌现之间不是一定存在因果关系。例如,华为终端的迁入更多是因为东莞的地理位置,东莞承接了深圳的产业溢出,很早就围绕深圳产业项目做配套。随着深圳物价、人力等成本越来越高,华为作出了迁往东莞的选择。

  封小云:“隐形冠军”在产业链中最大的反映是高新产品、精密零部件,而不是最终产品,不会直接展现于消费者。但是往往是这些小企业站在技术尖端。比如手机,最核心、最复杂的零部件就由“隐形冠军”生产,人人都知道苹果手机,但不会认识掌握液晶显示核心技术的企业,而正是这些掌握核心技术的“隐形冠军”决定了最终产品,所以二者有相互支撑的关系。

  南方日报:这些“隐形冠军”自身应该向什么方向发展?

  李源:“隐形冠军”的发展涉及很多方面,这些企业在某一个领域深耕成名,在某个领域做到极致,但不一定就会成为世界500强。比起大企业所重视的品牌塑造,行业声誉才是“隐形冠军”最重要的追求。群众可能不知道这些企业的品牌,因为它们没有直接面向消费者,无需向大众“打广告”。作为产业链的重要一环,这些企业做好自身的技术和产品最为要紧。

  封小云:“隐形冠军”企业也可以做到很大规模。比如台积电(台湾积体电路制造股份有限公司),是全球第最大的专业集成电路制造服务(晶圆代工)企业,它拥有行业顶尖技术、占据市场主要份额,但本身也是响当当的大企业。然而,是否能做成大型企业也要考虑具体生产领域,比如,精密零部件的生产加工对于环境要求很高,气候、地理、工业条件等都要考虑,生产规模相对稳定,不一定需要扩大生产规模。

  南方日报:东莞“倍增计划”引领大企业成长、支持小企业做大,这将如何影响东莞的产业生态圈?

  李源:在企业的发展因素中,政策是“看得见的手”。“倍增计划”落在企业上肯定有促进作用,对于某一个产业,企业数量越多、规模越大、竞争力越强,东莞的整体产业链就越完善、越强大,在全国的地位也越来越重要。政府调控主要是营造一个良好的环境,让市场主体能够在其中尽力发挥,政策提供了更多机会,产业转型升级成功的可能性更大。

  封小云:任何地方的企业生态环境肯定含有大中小企业,形成集群,大企业是龙头,中小企业是为之服务的卫星。况且,中小企业是创新的源头。大企业从中小企业做起,但发展到了一定程度,创新动力变小,往往通过收购小企业以激发创新活力。“倍增计划”扶持政策可以让壮大起来的大企业带动小企业的发展。例如,大企业在创新和专业化方面可能不如”隐形冠军“,大企业刺激上游产业链需求,从而带动整条产业链升级。

  ■评论

  走向大小企业良性互动新生态

  “这些企业林立在德国的城市和乡间,它们在行业内享有盛誉,但不为普通的消费者所知;在所处的行业处于领先地位,在一个狭窄的市场内精耕细作……”

  上述内容,是《隐形冠军:未来全球化的先锋》是“隐形冠军”之父——赫尔曼·西蒙教授几十年研究的精髓。在他看来,代表着世界制造标准的“德国制造”,其背后的中坚力量是大量的“隐形冠军”企业。

  某种程度上,“隐形冠军”的涌现,也是东莞实现从“制造”到“智造”跃升的关键力量。东莞制造业的生态圈,也在大企业与小企业的良性互动中,经历着一场变革。

  一方面,是诸如华为、步步高等大企业的崛起,带动上下游产业链企业来到东莞,吸引诸如蓝思科技等“隐形冠军”落户东莞,带动东莞本土配套企业进一步创新技术、跟上他们发展的脚步。另一方面,“隐形冠军”企业的不断涌现,进一步构筑东莞引以为傲的“配套优势”。而他们自身,也是在“倍增计划”的引领下成为大企业的“潜力股”。

  按照西蒙教授的观点,把世界上最有竞争力的技术聚集在一起,能激发出最佳效能。在东莞,这一情况在“隐形冠军”扎堆的智能手机领域展露无遗——智能手机领域大企业与上下游产业链“隐形冠军”的良好互动,也为彼此都带来了新的发展动能,走向大小企业良性互动的新生态。

  西蒙教授认为,“德国制造”成功的秘密在于,企业以夺得全球市场领导地位为发展目标、密切贴近客户、保持对研发和创新的高投入、坚持以质量为主要的竞争优势、激励员工并建立精益的组织。这些,或许也值得东莞的“隐形冠军”借鉴。

关注【PCB网城】,即时收听行业最新资讯,赢得产业先机,微信公众平台提供PCB专业网络平台新服务。(微信号:pcbcity)